我是真的想念那些日子(浙大14春法学 叶琴华)

发布人:诸姝赟时间:2015-06-25 10:00:48点击量:1823
 

  去书店闲逛,一些散着油墨香的新书摆在畅销书的架子上。边上的女儿不时的翻着,一本又一本。每年的暑假,寒假都会给她买好多的闲书,小说、散文让她读。开始的时候她总是很拒绝,时间长了慢慢的融入了看书。看了之后自已偶尔也会编故事,天马行空的故事内容,比我当年强多了。

我一直认为如果让一个孩子不读书,天天关在一个书房里,这个孩子的见识也不会差到哪里。当然,只读书不和外面的世界接触也不行的,还得行万里路,并在行走的过程中会亲身感受书里描绘的风土人情,人间冷暖。

现在的孩子真是幸福,书店里总有好多的书让他们去阅读。童话、科幻、漫画等琳琅满目。女儿刚看完“悲惨的世界”,对于书中的故事和人物,她会滔滔不绝的描述给我们听。这也是我们考验她是否认真看完此书的检验标准。如果一本书,她从头到尾说的很清楚的时候,我们心里也有数她对这本书的认识。如果吞吞吐吐说不清楚,说明她还是囫囵吞枣的浏览一下而已。比如:平凡的世界。她说不清楚。于是趁着这次旅行的机会,让她带上书再重温一次。

家里已经有好多的书,有些书是20多年前就已经有了,书页都泛黄很旧。为了让她阅读,我又一次次的买新的版本。有些书也是我自已觉得好看推荐她看。当我见到那本“人生”静静的摆在书架子上,我就对她说了故事的大概。这样也会吸引她看这本书的兴趣。比如有时候有些电影,看着看着我就觉得小说读过,后面的故事也就有点提前清楚了。这个时候孩子总是用羡慕的眼光对我说:妈,原来你读过这个小说啊。

我觉得自已对于读书的爱好是姑姑带出来的。小的时候她经常带着我去看电影,听收音机。爸爸买了一个“红灯牌”收音机,有紫红色的缎面。两边有两个旋扭,外面包着一层木壳子。冬天农闲的时候,我和姑姑就缩在老屋的廊角里,一边晒着太阳,一边听广播剧“人生”。那是1982年左右的时间吧,我才八九岁的光景。

太阳暖暖着照着,奶奶在阳光里纳着鞋底,妈妈打着毛衣。爸爸走南往北的忙着村里的事情,只有爷爷一个人静静写着对联。他有一手绝好的毛笔字,一到冬天村里的喜事又多,都要着他写对联,什么龙凤呈祥,什么佳偶天成,而我经常站在他的对面,他写好一个字,我拖出纸来一点点,好让他写下一个字。当年爷爷也曾教我拿毛笔写字,命我天天练字。我记得每天的清晨,爷爷命我在家门前的池塘里舀一碗清水,拿着毛笔水里一浸,就在老屋的两扇大木门上练字。 等木门上的字干了,再写。我大概练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没有兴趣了,哭喊着再也不高兴写了。对于一个孩子来说,这真是一件很枯燥的事儿。爱孙心切的爷爷也见不得我的眼泪,他就不再坚持我写。现在想来,倒是一件憾事。

字不写了,就天天和姑姑听广播,雷打不动。我和她天天呆在冬日的阳光里,被“人生”里的高加林、刘巧趁牵绊着。听到半路又杀出个黄亚平来,心里很火的,心想着故事最后的结果应该是他们在一起。每次听到收音机里的一句“明天请同一时间请继续收听”的时候,就如现在看电视连续剧一样,那种嘎然而止的结束,让人欲摆不能。只能眼巴巴地等着明天的同一时间继续收听。

姑姑正值20岁左右的样子,正是恋爱的年纪。她偷偷买来的时髦的衣服只是趁爷爷奶奶不在的时候偷偷穿我看。我记得有大红的滑雪衫,粉红的三角的短裤等。更多的时候她买来就是放在她床铺边上的一个小木箱里,不敢穿出来。我知道她的秘密,她没在的时候就去木箱里掏她的时髦衣服显摆显摆。这是身为女孩子爱美的天性,可是却因为我的显摆让爷爷奶奶知道了这个秘密。姑姑挨了爷爷的训,我挨了她的打屁股。滑雪衣后来是留给了我穿,至于那条三角短裤不知被奶奶扔到了什么地方。那还是一个没有颜色的年代.除了黑和灰,还有军绿色.

广播剧听完后已经太阳快要落山了,接下来的时间是属于我的。姑姑会被奶奶唤去做点家务,比如做晚餐,洗菜什么的。我一个人独享着收音机。一阵嘹亮的喇叭声后,一个清脆的童音准时响起“小喇叭开始广播了”。我沉在播音的节奏里如痴如醉。姑姑在灶间烧着火,羡慕的眼光不时往我这瞟.我不用做家务.

我儿时最幸福的梦想,就是有很多的连环画,可以听自已喜欢的音乐。爷爷疼爱我,在一毛钱买糖给我吃的时候,再会花上一毛钱给我买本连环画,最多的时候我自已拥有了35本,这对一个在乡村的孩子来说,也是一笔财富了。可是随着不停的离家、搬家,我的这些书都不见了。老屋拆迁的时候,我只找到一个破旧的手电筒里藏着的好多以前的钱币,那是我从爷爷奶奶的抽屉里坑出来的宝贝。由于年代久远,电筒都已生锈,里面的钱币也已经生出的绿色铜锈,电筒都锈住了打不开。

这些钱币带着爷爷奶奶或是更上一辈人的故事,现在舒服的躺在城市的角落里,被安排得不会再生锈。我儿时所有的梦想也没有生锈,它时时在我的记忆里,好象还是昨天的故事,清晰、明白、真实。那是上个世纪的事了,有点遥远了。如今有了电视机、电脑,收音机已经是古董店里的宝贝了。就如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,在古董店里不起眼的角落里积存着年复一年的时间尘埃,却勾起那个年代那代人的回忆。对于经历过的人来说,那是一场很亲切,很满足的回味大餐,这餐里有我们熟悉的酸甜,熟悉的苦辣。

冬天还是这样的冬天,阳光还是这样的温暖。只是老屋没了,乡下没了,广播剧没了。我们的孩子生活在了水泥丛林中,玩乐于一件件高科技的电子产品,奔在一堆堆辅导和培训中,他们的童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淹没在这丛林中。我们小时候的快乐的片段却成了书里的故事,慰藉在他们的心里,令他们向往和羡慕。

那种羡慕,就如我当年听广播剧“人生”的时候,闪闪发亮的眼睛。我喜欢这样的眼神,也常常怀念那些日子。这些日子于是就会时不时的出现在我的文字里,给我安慰,给我思念。

教学支持与服务
招生处
咨询相关招生学校、入学专业等任何有入学有关问题。
招生热线:87228270
在线QQ
教务处
咨询入学以后任何关于学习方面的问题。
咨询电话:87088200
在线QQ
社区教育处
咨询任何关于培训方面的一些问题。
咨询电话:87088222
在线QQ
信息技术处
咨询任何关于网上学习、课件点播等方面的问题。
咨询电话:87088228
在线QQ
常见问题
电大招生相关热点问题解答?
中央电大开放教育热点问题?
社区教育网在线招聘职位
社区教育网人才中心
常用网站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