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祥如意( 浙大14春法学 叶琴华)

发布人:诸姝赟时间:2015-04-22 10:05:11点击量:1426

 新的房子造好了,和村里所有的人家一样在鞭炮声中家里开始了摆酒。请了好多的亲戚,连死去一、二十年的爷爷和奶奶的亲戚都请来了。家里热闹得似一锅大杂碎,飞扬的红塑料袋和鞭炮的纸屑在空中起舞。露天的缸锅里有羊肉早飘着香气,蹄膀正在沸腾中冒泡。在城里出生的的孩子们开心的要命,守在土灶边烧火玩,染上一身的柴禾烟味。多年不走动的亲戚都是一路问来的,好在现在的小区都好认。问母亲为什么还要叫这么老的亲戚来?她说房子换了新的地方一定要叫他们的,这样以后就知道了新的地址了。

     大人们的决定我们也不想参与,只是被亲戚们一次次的问这个是大的还是小的啊?我和妹妹小的时候老是跟着爷爷奶奶去做客,多多少少亲戚们还有印象。几十年过去了,当初的小孩子都四十多了,这几十年的岁月里都没见过,肯定有点难认了。一个88岁的清瘦的老头拉着正在忙碌的我说:你是大的吧,怎么都没变啊?还是这个文静的样子。我惊讶他居然还能认出我,老得走路都要他儿子扶着了。小时候见他的情景我很亲晰。我知道这个是爷爷的干儿子的老爸,小的时候我和爷爷去他家,他总是很客气的请我们吃饭,给我糖吃。那个时候的陆路没有现在的方便,我每次都是和爷爷坐船去的,快到的时候,他总会在码头迎接我们,那个时候的他,和我现在的年纪差不多。他带着一身俊逸的外表站在湖边,有一种凭海临风的侠气。

我不知道他和爷爷是怎么认识的,只知道当初爷爷很喜欢去他们家。我现在猜想也应该是爷爷很好的朋友,因为很要好,所以他的大儿子认了爷爷叫干爹。他的大儿子结婚的这天,我们一家又是坐船去的。经过吱吱噜噜的一个半小时左右的时间到他的家,新娶的儿媳妇是一个很贤惠的人。这是我后来从爷爷奶奶的谈话里了解到的。这次老爷爷来我家,也是他大儿子和大儿媳一路陪伴来的。感觉老爷爷很高兴,脸上总是泛着笑意,但我知道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来我家了。他看着我们的这张慈爱的笑脸一如当年没有改变,我也更清晰地记住了他,这个让我备感温暖的老人。离开的时候,爸爸和妈妈很尊敬的送他上了他孙子的汽车,留下一行车印,还有我们对他深深的祝福,愿善良和蔼的老人健康长寿。

新房子还要再装修一阵才能入住。爸妈商量等房子装修好了他们就住进去,他们也开始变老,想着和他们一起变老的伙伴住在一起聊聊天说说家长。邻居水英更是一个劲得让老妈快点搬过去。这是妈以前最好的女伴,好到种的菜可以一起吃,衣服可以换着穿。谁家有亲戚来了没有鸡蛋,谁家有就会拿出来。水英生了两个儿子,她老是羡慕有两个女儿的母亲。女儿们余下来的衣服多得穿不完,到双休的时候还会来看看老妈。她的儿子们长年在外养蜜蜂,留下两个双胞胎的孙子在他们身边。男孩又比较顽皮,管起来也是相当的吃力。母亲老是把我们买给女儿吃得零食拿去给她家的孙子吃。以至于我们一回去,她家的孩子就会围在女儿身边。其实每次回去女儿也都会准备好吃零食记着双胞胎的两个哥哥。看他是们在一起玩乐的情景,就会想起青梅竹马、两小无猜的成语。

小孩子们开心,大人是更加的容洽。老妈住进城里后,水英也不能经常和老妈说说话了。每次老妈一回去总是和她聊很长的时间,或者在她家吃饭。回来的时候总是带回来好多的蜂蜜和蜂皇浆。不用问我们都知道是水英家给的。也许岁数大了都需要有伴一起回忆过去的岁月了,这样的感受不止水英有,我觉得老妈也有。她就经常在城里的家中唠叨要去住到新建的小区里,和她们一起她会开心,她的身体都还要好。这城里的房子就似一只笼子把她关在里面,无聊的时候除了面对电视机她没有事情做。

所以对于新房子的新建,老妈是开心的。这几天家里摆酒吃得大鱼大肉,对于消化功能不是太好的老妈来说又是个难题。可是晚上吃饭时早有邻居给她做好了炒青菜和鸡蛋汤,叫老妈去吃。老妈赶过去吃了回来一直说太好吃了,吃了一碗多的饭。有这样的邻居,有水英这样的女伴,我和妹妹也坚持让老妈住到新的小区里。我们以后也打算回新家去蹭饭,何况我们的发小他们也说他们的家里买好了麻将桌,叫我们以后回去一起麻将。岁数大了之后,越来越想和他们在一起。小时候一起在池塘里扑腾,一起在桑地里割草,一起下水渠摸螃蟹。都说叶落归根,在安静的夜晚想着这些趣事,我会无声的笑出来,越想越是怀念。

当年的小伙伴们有的出国,有的搞养殖,有的在城里做着领导。留洋的在西雅图租着房子至今没个女友;做领导的已经华发早秃带着一脸的焦虑;倒是养殖的心宽体胖一副弥勒佛的样子,天天晚上没事就小麻将玩玩。起点低一点也许就容易知足吧,最幸福的生活就是无忧无虑忠于自已的内心满足在当下的日子里,

年迈的老外婆坐在大门口,她看着进进出出的人,很安静。大门的顶上有一块红的艳丽的红绸,这是乡下的习俗,家有喜事必须挂一块的,我也不知道理由,大概是喜庆的感觉吧。爷爷奶奶都过世的比较早,没有过上现在的幸福生活。搬到新家里的也只有他们生前的照片,老爸也已经选好了挂照片的位置。我翻拍了他们的照片存在手机里,想他们的时候就会看看。

现在的老一点的上辈里只有外婆还健在。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去看一下她,平常都是老爸老妈去的。我缩着身子从她的眼前走过,外婆拉住了我的手,问我是不是很冷,我说我冷的要命。她用她枯藤一样的手把我的手捂在她的手心里。“我的手很暖的,给你暖一暖”。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又是她的孩子了。我乖乖得把手放在她的掌心里,任她抚摸。她的手很粗糙,充满岁月的风霜。她生了八个孩子都拉扯大了,没有一个夭折。她的手很暖,摸着我的感觉很舒服。她一边摸着我的手,一边问我几岁了。当我说出我的年岁,她听了后自言自语着:我怎么老是记得有一次我来你家的时候,你们两个小丫头放在立车里,全身沾满屎。我把你们两个拎到屋前的池塘里给你们洗澡。

那是四十年前的事了。我问她还记得这么清楚,她说是的。我说我还是这个沾满屎的孩子。她说时间真快啊,你都这么大了,所以我也老了。妈妈听见了对她说你又没老。当我从她的手心里抽出手的时候,她还不忘对我说:冷么过来我再给你焐啊,我心里有点酸。妈妈私下对我说,外婆的高寿和她的性格有关的,她的一生过得没心没肺,就是天掉下来她也不会急。八十多岁的年纪,她身板还硬朗,眼睛还清楚,耳朵也不聋,脸上光洁饱满。她就这样安静的坐在一边,无语无声。我相信她肯定会长命百岁。

我喜欢和她们呆在一起,享受清风一样的故人感觉。很熟悉,也深刻体会到浓浓的乡情。晚饭结束后,邻居们开始做糯米团子。这是新家摆酒要用的,也是老底子传下来的习俗。作为新生代的我们真的是一点也不懂,我吃过这团子,很好吃却不知如何做,所以她们要做的时候我嚷嚷着要让她们教我。她们认真的教我和粉揉面,我卷着袖子高兴地加入她们的队伍,才一阵功夫手酸得就吃不消了。水英接过我的活说还是我来吧,如果你下次要吃提早电话来,我们给你做好。你自己么还是别学了,你不是这块料。我还是不服气,我怎就学不会呢。她们看着我搓好的团子对我说“明天这个你自己吃,你做的很明显的跟我们的不一样”。我看着我做好的这个,和她们的比起来真是太丑了,格格不入的感觉。

我心服口服,就向她们请教。她们都认认真真的教我面团要如何的开口,如何的加馅,再如何的收口捏平。我使出吃奶的力气,小学生一样的认真学做着。衣服上、头发上,脸上弄得到处是白色的面粉,惹得她们哄堂大笑。连坐在大门口的外婆也不知道啥事跟着在笑。

笑声荡漾在新落成的家里,和窗外的灿烂烟花一起汇入在一片万家灯火里。一排排红灯笼高高挂起照得新家红火亮堂,亮光印在年迈的老外婆的脸上,显得那样的安宁详和。门楣上那对联的金色的大字也在灯光里闪闪发亮,生活正如横批上的那四个大字:吉祥如意。

教学支持与服务
招生处
咨询相关招生学校、入学专业等任何有入学有关问题。
招生热线:87228270
在线QQ
教务处
咨询入学以后任何关于学习方面的问题。
咨询电话:87088200
在线QQ
社区教育处
咨询任何关于培训方面的一些问题。
咨询电话:87088222
在线QQ
信息技术处
咨询任何关于网上学习、课件点播等方面的问题。
咨询电话:87088228
在线QQ
常见问题
电大招生相关热点问题解答?
中央电大开放教育热点问题?
社区教育网在线招聘职位
社区教育网人才中心
常用网站链接